可是,紧接着苹果的ARKit很快高潮起来,海内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、培训机构闻风而动的跟进,各类ARKit相关demo如雨后春笋一般降生,HoloKit的声音也自然而然地被沉没下去了。

其实,AR盒子也不新鲜:海内尚有一家名叫RealMax的公司在做雷同产物、以及光场视觉的AR BOX,但这些在显示和定位结果方面都不能让人满足。Meta前员工出来做的DreamWorld显示倒是还行,不外定位方案还没发出来。海外还出来过一个众筹的Aryzon,固然收了不少钱,但此刻结果还不知道怎么样。

不外,这一要求对胡伯涛团队或者“要求过高”了。

“把一块虚拟图像自然地贴合到人的视野里,就像真实物体一样”,这么简朴的一句话,根基就是所有加强现实/殽杂现实体验的基本了——实际上,AR眼镜的问题简朴来说,就是一个“定位”和“显示”的问题,前者让虚拟物体能牢靠在原地不会乱飘,后者让虚拟物体看上去光华丰满不会显得假。

胡伯涛本人也很大方地认可了这并非SLAM而是VIO。他的算法实际上也并非本身的,而是参考香港科技大学内部的论文,HoloKit是基于后者开源的定位项目VINS开拓。他本人则是认真把这套自己用于无人机的算法做到了手机上。他对青亭网指出,整个算法延时或许30毫秒。

VIO是用单目或双目摄像头做识别匹配和深度预计等,远行者,用惯性丈量单位去做初始程度面预计和3自由度,最后再用一套算法做拟合,虽然,这套算法自己的难度长短常高的。

听说,网易内部对付VR/AR规模一直较为重视,计谋是丁磊亲自定的,他也多次在公司内部集会会议强调其重要性。成本事域,网易走的是高端化蹊径,曾经投资过VR直播巨头NextVR和触感技能公司AxonVR,还投过一家叫UploadVR的媒体等。

和HoloLens比,到底怎么样?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