固然整体转向了AR,但此前提到BBC的一系列行动,也显示大媒体并没有放弃对VR新闻的摸索。

但跟着苹果、谷歌等全球领先的科技企业纷纷押宝AR,媒体们也将留意力转移到了AR上。曾经热衷于VR新闻报道的《纽约时报》和《今天美国》都添加了AR的成果。

I tell my students all the time we are training them for jobs that don’t exist yet.(我汇报我的学生们,一直以来我们练习他们的目标是去做那些尚未存在的事情。)

所以此刻他们更专注于对真正的VR体验的打造。好比十月份BBC推出的,以二战时期某记者现场灌音为基本,还原出当年柏林闪电战的真实场景。

那一年,英国广播公司(BBC)操作虚拟现实技能录制了一段Fiona Bruce的新闻简报,让观众寓目Fiona Bruce的一天,就像她是观众们的同事、同伴一样。显然这项体验在当年也引起了一些用户的乐趣和存眷。惋惜它仅支持在Oculus Rift上寓目,时间短、内容无趣,更重要的是判别率和体验不能满意观众的需求,这些因素让着这个实验最终也只能以实验收尾。

三个概念

媒体的成长经验了漫长的进程,从报纸、广播、电视到此刻的以社交平台为主的流传形式,每一种前言,都有它相应的流传方法,VR/AR也并不破例。

但无论如何,我们阻止不了时代的成长,也阻止不了VR新闻成长的脚步。将来会产生什么,我们此刻还只是想象,但我们必将置身个中。

在他们的表述中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新闻从业者拥有的与信息“打交道”的本领。新闻有三个众所周知的特点,真实性、时效性、精确性。这就要求新闻从业者可以或许对外部情况做出快速精确的回响——从各种事实来看,他们也一直是这么做的。

五年摸索

在我们细数VR的成长史时,经常会将2015年设为起点,也就是那一年,VR才开始迎来真正成长的开始。但对付新闻从业者来说,关于VR的一切始于2014年。

——威斯康星大学新闻学院传授Michael Wagner

它通过对实体文物的AR建模再还原,让用户可以或许真正打仗到人类汗青的文明,VR资讯,它可以或许激发用户对一种文明强烈的认同感,辅佐人们更好的感同身受。这种形式对人造成的攻击力是其他形式所远不能及的。

在这样的陶醉式体验下,观众听的是来自从前的、现场的灌音,看的是被炮火点燃的大地和伤痕累累的战机。对比于360度全景视频,雷同这样的VR体验更可以或许在观众的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从另一个方面讲,一则新闻是不是好新闻,我们可以参照普利策奖的评判尺度:

喜欢在“刀尖上跳舞”的CNN,也设立了名为“CNNVR”的部分,他们想用一台头显,一条视频就能把观众带到新闻产生的现场,让观众拥有更有真实感的新闻体验。

同样的概念也呈此刻诺贝尔文学奖得主、《百年孤傲》作者加西亚・马尔克斯的身上。他曾经是一位记者,他说,记者是世界上最好的职业,因为新闻业可以或许造就快速进修本领。

猜你喜欢